当前位置:首页 > 考试题库 > 试题(十)  

 

试题(十)

 

 

一、名词解释(每题6分,共30分)

1、共同体    2、个性   3、人文知识分子   4、素质教育   5、工具理性

二、简答题(每题10分,共40分)

1、谈谈古希腊罗马“七艺”与中国先秦“六艺”的相似与差异。

2、现代社会中的人文评价有什么特点?

3、举例说明“涵义”的特征?

4、如何理解人文科学评价方式的平等对话性和价值规范性?

三、论述题(30分)

通过对布伯“我-你”理论的学习,试解读北京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

 

参考答案

一、名词解释

1、前现代社会形态的代表。共同体是依凭人种血缘、地缘与共同的巫术宗教文化传统所形成的社会有机体,包括家庭、邻里、村落和乡镇。作为有机体,共同体不是个人意志所能制造(既不能创造,也不能重建)的对象,而是漫长历史演化的产物。共同体是先于个人并塑造、规定个人的母体。个人从共同体中获得成员资格与角色位置,并形成相应的伦理行为观念,这些观念不是理性反思的产物,也不系于明文契约,而是习俗。

2、现代性的产物,具有不可重复的独一无二性与必死性。现代性的人文主体个性生成于现代化的社会存在变革中。现代社会一方面出现了空前自由的个性化主体,另一方面又以其愈趋细密的社会分工及其制度,使个体受制并淹没于其中。个性在现代的这种矛盾处境是现代性悖论之一。

3、阐释并守护意义的人。与基于使用价值或交换价值的其他社会分工角色不同,人文知识分子所阐释的终极人文意义不具有使用或交换价值。他们将这种人文意识作为社会化的普遍言说话语,且突破个人生活的自发性与附带性而集中为主题,也即康德所定义的“公开运用理性”,他们对意义的阐释超出私人意识而成为社会性活动。

4、一种培养知识更新与创造力的教育,其意义不是要返回前现代社会的封闭型人文修身,而应该是应现代化—现代性问题背景的需要,力求内在地结合科技专业教育而发挥人文学科作用,即人文素质教育不仅作为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科技专业发展创新的主体动力与源泉而存在,而且为科技专业规范目的与意义。

5、M·韦伯所创的一对术语之一,另一为“价值理性“(Wertrationalitat)。近代科学作为人类认识、掌握与利用世界的工具手段,使理性成为人类思维设计实现自己利益目标的工具。工具理性作为实现满足欲求目标的工具,只关心这一实现过程的程序与条件,而不思考这一目标的价值意义,特别是不进一步深究或评估这一目标在人生与人类整体中的地位。但人类理性最高的功能形态却是价值理性,即对自己活动目标作出整体性与终极性的意义价值评估。

二、简答题

1、相似:1)它们都以本时代某种人性理想范型(哲学家与政治演说家,君子与士)为教育目标。2)这些“科目”具有全面培养与发展受教育者的性质。与之相关,这些科目并不具有近代以来的职业与专业化性质。3)无论“七艺”或“六艺”,都不同于近代以来的知识性学科,而是身心整体活动的艺术 (art)。
差异:集中体现在于它们各自人性理想观念的不同侧重特性。比较而言,西方““七艺”的认知性更为突出, 先秦“六艺”则更侧重于伦理规范性。它们分别透露了活跃于人对自然关系中的自由个性与融合于人伦秩序中的克己君子不同的修养取向。

2、首先是评价主体的分散化与个体化。反抗各种权威。因为评价主体的权威化,本身就构成对现代民主社会的潜在危险。评价方式也趋于平等对话,并更加规范、理性。

3、1)“涵义”所指称的对象是确定(特定、具体)的,从而是可以经验证实的。 2)“涵义”所表达的同样总是确定(特定、具体)的欲求。这种欲求终究受制于人的自然生存需要。 3)“涵义”的主体欲求与指称对象构成功用技术性关系,从而,“涵义”性的价值是可交换的功利(手段)性价值,“涵义”性的关系具有突出的手段性质。 4)内涵与外延已确定的“涵义”可“说”,即可纳入“是”的判断之下,成为具有真值的谓词(宾词)。 5)涵义谓词之间必须是逻辑性关系。但这种逻辑性的谓词真理放弃(如分析哲学一再强调的)对本原终极性的“物自身” ──本体的把握,而体现的只是现象界的规律 6)当涵义中的意欲被完全(指称)对象化为客观技术时,涵义就转化为无人称的技术操作系统。 例如对于“人”这个概念,从涵义的角度来讲,人不过是一种高级灵长类生物,体现了人作为一种有限性生物在现象界中的规律性,芸芸众生并没有什么个性可言;但从意义的角度来“人”,才会超越人的自然欲求对某种非实在的精神境界进行追求,才有对人的意义和终极价值的追问。

4、不同于古代灌输价值或魅力煽动,现代社会的价值认同与沟通是建立在平等对话基础之上的。以平等对话为基础,规范理性得以建立,实质性的价值立场正是以规范理性作为框架。各个不同主体的自由价值追求也只有遵循这一规范理性框架的制约才能得到普遍的保障。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绝对不会限制你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利。这样,平等对话的性又不至于滑入后现代主义的彻底否定中。法国学者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归结于政治参与权,而将现代人的自由归结于公民独立权。英国政治思想史家以赛亚·伯林(I.Berlin)将这一区分更普遍地抽象为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这些理论家都注意到了如何防止平等对话性沦为毫无约束的随意表达这一紧迫的现代性课题。

三、论述

要点:

1、歌词主旨呈现了一种人文的理解态度,其中“心连心”、“同住地球村”等语体现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人文相通性,从而要求主体放弃自我中心、放弃主体性控制外界对象的习惯心态,使“自我”移置于对象。歌曲表达了超越肤色、超越文化的心灵共鸣,正是消除个体自我中心、民族自我中心、文化自我中心的广博人文情怀才使得这首歌曲获得了广泛的价值认同。

2、从现代人文学术思潮的角度,也可以找到相应的印证。例如:马丁·布伯在其《我与你》中认为,“我-你”本质上先在于“我”。 在这“我—你”这种新关系中,“我”与自然物建立起了一种超越利用、支配的新型关系,“我”被提升到了更加自由开阔、善良与大度的新人性境界。进入“我-你”关系,不仅要“我”与“你”均由此成为人格主体,而且使“我”与“你”共同从“我-它”的谋生受动状态中升华到了最高意义境界:在这一境界中,“我”与“你”都达到了纯粹而绝对的自身圆满状态。这一理想和姿态,同时也契合哈贝马斯所论述的交往行为理论。哈贝马斯强调了人对人交往的历史唯物主义本体论意义:现代社会生产方式重心已不是人对物的关系,而是人对人的关系。对交往的生产力意义的强调并非忽视交往固有的伦理意义。恰恰相反,人际交往固有的伦理性与科学认知、生产力的统一关系正由此得到揭示,并且共同提升到了社会存在本体论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