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教案 > 第三章 人文科学方法观  

 

第二节 人文科学方法观的若干代表性形态

 

一、教学目的

人文科学方法观原则必须体现于具体的人文科学方法运用形态中,这超出了一般性的理论结合实践原则。因此,在各代表形态的讲解中,应注意概念逻辑、细节描述与实例的统一性本单元通过概述与个案演示,俾使学生理解、体会与初步掌握人文科学观察与研究的方法观。

二、教学重点、难点以及对学生的要求

1、理解(掌握)

2、直觉(掌握)

3、智慧(掌握)

4、描述(掌握)

5、个案(掌握)结合个案法须单独讲解“经典文本导读在大学人文学科教学中的基础地位”一节。该文本在教材中仅是纲要文字,详参尤西林著同题目论文(载《高等教育研究》2003年第2期)。

三、学时4课时

四、 授课要点

(一)理解

1、从主体间沟通的角度把握“理解”的含义

理解,可与“善解人意”之“解”,以及“设身处地”、“体谅”、“将心比心”等语互训。在这一术语下所强调的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主体沟通性行为。

人文科学的理解态度,是尽量接近与深入对方,其极致乃是化身为对方,作为对方来思考与感觉。因而,理解作为沟通,其最高目标指向着宋儒张载《西铭》所说的“民,吾同胞;物,吾与也”的境界。在“理解”中作为主体的自我发生着相反相成的两种运动:一方面,“理解”要求主体放弃自我中心、放弃主体性控制外界对象的习惯心态,从“自我”移置于对象。这是一个放弃主体性、改变为受动性的过程。叔本华说:“当我们称一个对象为美的时候,我们的意思是说这对象是我们审美观赏的客体……,就是说看到这客体就把我们变为客观的了,也就是说我们在观赏这客体时,我们所意识到的自己已不是个体人,而是纯粹而无意志的认识的主体了。”这里叔本华强调的是人文活动中审美这一环节,他把审美对象依然作为客体有偏颇之处,但他认为审美过程中作为审美主体的个人被客观化了,而这同时正是一个放弃我们自我中心的过程。只有软化乃至放弃坚执的自我主体心态,主体的感知觉才会从单向度受控于主体既有知意情结构指令转向外界,去聆听异已的陌生的他人他者的气息呼声。由此开始,才会愈渐深入对方的处境与心境,才能真正把他人他者作为主体理解。立普斯的移情理论对“理解”概念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时的“理解”概念强调的是理解过程中解释者个体情感对解释对象的投射。另一方面,对异已他人他者的理解,终归是理解者主体性的活动。另一方面,对异已他人他者的理解,终归是理解者主体性的活动。理解行为的主体性,不仅指主体自觉超越自我中心,亦即自我超越的能动性,而且理解主体在深入他人他者设身处地体认对方时,所凭藉的根基仍然是自己的生活与精神经验。理解主体的理解过程,是理解主体以自身经历体验为原型,对异已新质的他人他者处境心境的顺应性同化。理解的结果是,理解主体移情于他人他者,丰富与扩大了自我经验,从而扩展主体的活动。此即张载阐发孟子“尽心”,所谓“大其心则能体天下之物”(《正蒙·大心篇》)的“大心”。

2、在整个理解行为运动中,理解主体最重要的不是表达言说,而是虚怀聆听

专注聆听对方讲话是人文伦理教养基本素质之一。理解过程中的专注,不是对于一个客观规律的掌握,而是将自己融入他人生命体验中的一个对话过程,需要聆听着投入真心。像关注自己的内心感受一样关注言说者。正如狄尔泰的名言所道出的那样:“自然要求说明,而人需要理解”。他告诫我们:在研究我们自己和研究我们的同类时,我们所涉及的并不是某种被观察、被操纵和被试验的东西。人有内在的生活,有对其自身的看法,他们能够表达这些东西,而我们必须去倾听这些东西。这里狄尔泰是指对人类的研究,而把它扩大到人文科学的所有对象,它依然是适用的,即我们需要倾听我们的理解对象,不管他们是有生命的物体还是无生命的物体。

从别人角度和立场设身处地思考与感悟,或者将动植物拟想为有情有意、可与自我进行沟通与理解的另一主体,是人文科学培养知情意合一主体的理想目标,这种理想状态在审美活动中达到极致。艺术欣赏成为培养人文品格的理想形式。艺术欣赏不应只是对于比如贝多芬某部交响曲的主题是什么等综合知识的记忆,而应将主体投入艺术过程中接受艺术的“教化”。用心理学的术语来说,在艺术欣赏中,理解是欣赏主体的移情活动。

(二)、直觉

1、科学思维中的分析方法及其局限性

科学思维的分析方法是将对象切割而化整为零,因而分析不以整体为对象。分析是对现象的扬弃。分析将现象作为本质的入口表征,对现象的分析旨在追求在现象“背后”或“深处”的本质。分析法所持的事物观念乃是:事物真实存在的现象或样态是不足为据的表象,表象“背后”或“深处”的“本质”才代表事物对象。因此,科学分析具有还原论(将事物还原为基本粒子或结构)的倾向。例如,牛顿坐在苹果树下看见苹果总是往地上落的现象,经过层层分析,最后发现了东西往地上落而不是往天上飞的本质——万有引力定律。科学思维的分析方法从特定角度分析与抽象事物,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其局限性也是显而易见的。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随着分析的深入,现象的整体支离破碎了,代之以的是概念的形式的真实;二是分析方法用于生命有机体时捉襟见肘。对于不同于无机物的有机生命,特别是对于“人”来说,这种分析与抽象却将丧失掉“人”与有机生命最为本真的性质。作为人文科学的研究对象,人是一个生命整体。正如老黑格尔所说“割下来的手不是手”。对于人这一复杂整体,任何一种现代性科学都不能加以完整地把握,甚至所有的自然科学方法加起来依然不能掌握整体的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面对复杂的而有机的人文现象,传统自然科学的方法显得捉襟见肘。化用庄子的语言,自然科学对待人文世界,是“目无全人”(借用庄子庖丁解牛寓言中的“目无全牛”的句式)。这一点正如柏格森认为,科学家试图凭借分析获得知识,他们所做的只是解剖并机械地排列经验,因而科学仅具有纯粹实用主义的应用意义,它根本无法认识真正的实在。可见,更不用说是关于复杂和精妙的“人”的实在。

2、审美直观:

康德在高度概括性地分述了人的认知主体性与意志主体性后,将主体性的统一诉诸审美直观:在审美直观中,人才最为集中完整地获得把握。这种审美直观要求在对象方面出现人性的典型形态,在主体方面则要求拥有直觉的素质。后一方面是指主体不仅具有敏感的心理素质,而且拥有生活经历所积累的较为丰富的“有意味的形式感”。某种社会阶层与类型、某种文化教养、某种气质性格,往往以某种或某些姿势、话语,甚至表情与眼神为内在流露标志,它们之细微,乃至可称为“有意味的形式”。所交往的人与事可能淡忘掉了,但当时伴随这些人与事的瞬间形象与眼神却获得了直观的持存象征地位(如“我永远不会忘记他那似笑非笑的傲慢表情”)。

3、直觉与顿悟

直觉是一种毋需分析与推论,而在瞬间触电般完成的判断,而且这种判断既具有超越偶然现象的本质深度,同时这种洞见凝聚于对具体细节的直观感知,因而是对对象人文意义(蕴涵)灵魂精神的把握。

叔本华认为,直觉即“把对象不当作个别事物而当作柏拉图的理念的认识,亦即当作事物全类的常住形式的认识;然后是把认识的主体不当作个体而是当作认识的纯粹而无意志的主体之自意识。”这里,他认为直觉首先是不涉及功利和厉害;其次,它不用逻辑推理;再次,它具有洞见事物本质精神的深度;最后,它是在无意识中进行并消逝的。

在尼采看来,以审美的态度洞察人生并促成艺术分娩的冲动与过程,这就是直觉。在直觉时,人暂时逃脱世俗变迁的纷扰,而在短促的瞬间真的成为原始生灵本身,与外物或世界本体沟通。这里,尼采也认为直觉是在瞬间不经过逻辑推理而对世界本体所做的把握。

柏格森认为,“所谓直觉就是指那种理智的体验,它使我们置身于对象的内部,以便与对象中那个独一无二、不可言传的东西相契合”。直觉能使人“突然地看到处于对象后面的生命的冲动,看到它的整体,哪怕只是在一瞬间”。

直觉由于是非过程性的瞬间感悟,因而具有“领悟”或禅宗“顿悟”的特性。直觉在更多的人文交往中并不一定是典型的“定性判断”,而往往是一种虽然清晰却难以构成全面最后判断的“印象”。直觉是一种人文素质的“积淀”。需要注意的是,直觉并不为艺术审美所独有,在伟大科学家的发明创造中,我们都可以见到直觉的积极作用。牛顿看到苹果落地、瓦特看到烧开的壶水顶起壶盖,这些被常人忽略了的现象,科学家们凭借直觉敏锐地捕捉到,并促使科学实现了飞跃。

(三)智慧

1、智慧指面临不易直接用逻辑分析解决的矛盾时,凭藉生活与实践经验所采取的非常规应对态度与方法。

亚理士多德区分Techne(技术)与Phronesis(实践智慧),后者对应于汉语“智慧”。智慧往往是对人性的洞烛幽微,是基于对人性(或世态)的深刻洞识了解。智慧洞察往往是直觉性的。智慧洞察在一瞬间完成,但却凝聚着深厚的阅历和深刻的思考。

2、智慧的两种表现形态。

1)智慧的闪现,往往是基于人文主体性认知意志情感心理结构素质、当下现场的情境式反应。在这类场合智慧闪现为聪敏才气(灵机一动)。尤其表现在人际关系的伦理交往中。智慧在东方传统社会中往往以特定的文化哲学(如无为而为的老庄思想)为背景,特别运用于人际矛盾化解而转化为权术和管理艺术。这种基于东方传统“人治”社会的智慧,在现代形式化制度化亦即形式逻辑化的法制社会中已成为受清算的负面遗产。但是,此种不以二值取一的逻辑理性明确处理问题的模糊乃至回避态度,对于关涉复杂因素甚或悖论性的人文现象来说,其非逻辑刚性的弹性或软性未尝不具有适宜性。

2)智慧的范围不限于人际关系的伦理交往,智慧同样还体现于人对器物的技艺性“摸索”与前沿性“探索”。

智慧成为创新活动但智慧的范围不限于人际关系的伦理交往。智慧同样还体现于人对器物的技艺性探索中。在面对一件无现成程序的工作时,手艺匠人凭长期的实践经验所积淀的局部经验模式,乃至完全无模式可依凭的手感引导,而用肢体和手工工具试验性施工于材料。庄子所描绘的庖丁解牛的纯熟过程,庖丁可以做到“以神遇而不以目视”,正是一种长期生活经验积累后的技艺型智慧展现。所有上述过程性的智慧探索,我们都可以视之为本源意义的艺术,如当前社会的“政治艺术”、“管理艺术”、“交谈艺术”等名称,就意味着那是可以施展智慧的领域。

(四)描述

1、描述针对的是科学主义文化所习惯的逻辑推导与抽象概括。这根本上是因为人文科学的对象是个性化的,是不能够为逻辑推导和抽象概括所把握的。描述方法在日常语言交际中广泛运用,但在现象学的观念提出后,描述的方法在人文科学中成为一种代表性的方法。

描述同时是一切打破常规的创新活动无现成概念可循时的探索性纪录。描述成为新概念的先驱与母体。描述的方法的勃兴可以看作是人类文明过度抽象化之后的一次自我反驳。由于抽象方法的运用,人们可以在更大范围和更概括的角度把握事物,概念、范畴这些对于现实事物的抽象曾经是我们把握外在事物的有利工具。但是,抽象化的具有明显的负面后果,那就是,实实在在的事物本身越来越远离我们。黑格尔批判康德的批判哲学并没有看到概念本身的不透明性。“批判工作并未进入这些思想范畴的内容和彼此相互间的关系,而只是按照主观性与客观性一般的对立的关系去考察它们”([]黑格尔,《小逻辑》,贺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4P117)。人文科学在抛弃了僵硬的主客对立模式后,同样应该以描述的方法作为主要的工具,更为本真地接近事物自身。

2、科学主义与人文科学都看到了概念符号抽象概括的局限性,同时也都注意到了在概念无法概括的领域描述的适宜性。但是两者对待描述的态度不同。

1)科学主义对待“描述”的态度:由于科学主义的科技实证经验立场,个体及其经验的实在性(真实有效性)被限定在技术操作涵义下,想象之物,特别是人文意义性精神境界被看作虚拟乃至虚妄的消极现象,描述的方法只是处理这种消极现象的消极性手段。

2)人文科学对待“描述”的态度:在人文科学看来,那些无法被概念概括的经验,才是包括概念概括在内的全部主体个性创造性活动的发源地。这也是真实的科学经验。著名的哥德尔(K.GÖdel)定理揭示与论证了任何一个一致的算术逻辑的不完全性,而且这种不完全性也是不能用逻辑体系本身所具有的方法克服解决的。科学主义与人文科学都看到了概念符号抽象概括的局限性,同时也都注意到了描述方法在概念无法通达的领域内的适宜性。在人文科学看来,那些无法被概念概括的经验,才是包括概念概括在内的全部主体个性创造性活动的发源地。描述方法运用并不仅仅具有方法论的意义,它同样将重要的意义与价值赋予了不可被概念所穷尽的个别事物。

3、描述,就是对现象学意义下的直观的记录。

1)、“搁置”。描述须忠实于直观:“看”到什么记录什么,既不能省略也不能增饰。描述无权超越直观引伸解释,更不能演变为概括。由于人文主体既有的认知意志情感心理结构所必然带有的习惯定势,特别是在现代科技文化主潮下抽象观念化的强大习性,要忠实于直观并非易事。

2)、描述应力求具体细致,而避免笼统抽象或一般化。一份成功的直观描述记录,应栩栩如生地展现被直观的对象或氛围境况,使读者听众如临其境地获得内在的体认感受,其效果颇似一篇散文或一幅素描。如余华《许三观卖血记》中,在一家人饥肠辘辘的时候,他和老婆儿子一起进行精神会餐,用语言对一道菜进行描述,色泽就仿佛呈现在眼前,香味似乎正飘过鼻边,而儿子们都淌着口水。可见,许三观对那道菜的描述的逼真具体。这样,描述记录就深刻地接近了艺术活动。

3)、描述不应误解为实证主义和经验主义意义下的心理学实录。人文科学方法的描述,乃是对人文主体意向对象、特别是人性境界——意境的保存与表述。人文意境,即使如空中之音、水中之月,也仍然处在沉浸于意境的人文主体直观意向中。描述关于直观意境的精微深邃的钩玄探幽,也因此是人文科学对人类精神世界最卓越的贡献之一。

(五)个案性

1、个案与例证的区别:

1)科学研究需要例证,人文科学则需要个案。在科学研究中,研究者需要运用一定数量的可以证明自己观点到的例证,这些例证作为某一客观规律的证明支撑起观点。人文科学中的个案却具有不同的性质。个案不是外在于客观规律的,人文科学的真理也并不是某种与人无关的客观规律。因而,人文科学对于个案的运用正是人文科学本身的真理的呈现。人文科学的一些经典文本正是提高人文素质的极佳的养料,因而,我们应该认真仔细深入经典文本,领会其中的人文真理。

2)个案性与人文科学的方法论依据。新康德主义弗莱堡学派领袖文德尔班(W.Windelband)为人文科学争取与自然科学一样的知识(科学)地位,提出了自然科学无法涵括的“历史科学”领域。文氏是从认知主体所采取的方法论差别来规定“历史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区别的。这一方法论比较集中于“一般”与“个别”之间的关系的模态不同上。康德提出了两种判断模态:a)已知一般原则,用其寻找个别(事例)b)已知个别事物,由此寻求其一般法则。在人文科学研究中使用例证的意义,在于尊重人文事件之多义性或多样诠释的可能性。人文事件正是具有多种可能性的个别事件,需要在个别事物中寻求一般性的人文价值。

3)人文事件之多义性不等于经验主义的感性杂多。人文事件之多义性或多种解释,在日常生活与历史学中均经常发生。但以经验主义的所谓紧贴实事对待多义性事件,并不是人文学科的恰当方法。人文科学恰恰要对于多义事件作出评价。就其实用主义与技术主义倾向而言,经验主义归根到底与唯理主义是互补的。两者都放弃了基本的价值评价。

2、经典文本导读在大学人文学科教学中的基础地位

1)两种有失偏颇的经典导读

第一种:以孔子为开端的“述而不作”式原典阅读,它在后来更演化为经学式注疏阅读。在经学中,理论概括无由产生,读者无权僭越经学的权威地位擅用个人理性解释。如历代经学家对十三经的注疏,力求与原著意旨相合,任何脱离原经主旨内涵的个人注疏行为都被看做离经叛道。

第二种:受现代理性主义的主流支配地位的影响,现代学术的代表性形态是理论体系而不是经典注疏。理论以原著作品的本质形态代表自居,而视其他非原理性的思想为(不成熟的)“前”理论形态。这一思维趋势往往助长了原著作品阅读课失掉本位而追求概括性。例如,“《诗经》导读”可能以大大扩展了的社会背景、文化象征、手法归类乃至中外比较诸理论研究压倒作品阅读,对原著的研读被关于原著的概论取代。

2)作为个案教学的经典导读

传统人文学科的文史哲诸科,从小学到大学,在教育的各个阶段上都保留着一种基本的教学方式,那就是作为经典导读的作品原著研读。与之对照,从大学阶段开始,另一类教学逐渐增多,那就是关于作品的规律性研究所构成的诸种“原理”、“概论”、“××学”等等。本书作为人文科学导论,区别于人文学科具体科目教学,也属于此类“原理”、“概论”课。因此,仅仅了解了人文科学的原理是远远不够的。就提高人文素质这一重要任务而言,每个同学都应该大量接触人文科学领域的经典著作,仔细深入阅读,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文”(相对于“天文”和“地文”)。经典文本阅读实质是人文科学个案法运用于人文学科教学的一种传统悠久的形态。与概论教学相比,在一定程度上可说,经典文本阅读是在水中(而非在岸上)学习游泳。经典文本阅读实质是人文科学个案法运用于人文学科教学的一种传统悠久的形态。经典导读教学的基本原则即是引导学生尽可能直接地接触与深入文本,而不是用二手的理论概括取代文本。学生亲自阅读经典文本,逐行逐节地阅读,通过提问与讨论,使每一个学生都检验了自己的语文学能力、敏感发现与提出问题的能力、上下文对照与超文本对照的比较思维能力、抽象与提取结构的能力、重点段落仔细分析与深层挖掘的深度思维能力。在反复吟咏体味中,对语言艺术作品的文学文本的熟悉便会使阅读者深入到对语境的直觉领域。经过亲自逐行逐节的阅读,对于理论经典文本来说,文本阅读则是对作者运思思路脉胳的亲切体会。

3)经典文本个案性研读的两个基本的教学目标:

A、对特定经典文本的研读,是对该经典文本思想内容与学术史地位的知识学掌握。这一方向的研读指向对象性的经典学术研究目标。

B、对特定经典文本的研读,是人文科学个案方法的训练依托。这一方向下的研读不以特定经典文本学术知识为目标,而是凭藉特定经典文本个案研读的实践经历,学习掌握更为普遍的人文科学方法。

4)经典文本个案性研读的意义

A、培养学生的学术研究能力。具体地说,在经典导读这一教学方式中,学生较之一般课堂听讲更为主动。学生是导读课的真正主体,教师只是引导者。学生亲自阅读经典文本,逐行逐节地阅读,通过提问与讨论,使每一个学生都检验了自己的语文学能力、敏感发现与提出问题的能力、上下文对照与超文本对照的比较思维能力、抽象与提取结构的能力、重点段落仔细分析与深层挖掘的深度思维能力,……这诸种能力,既是人文科学基础能力——阅读原典的训练,又是作为人文主体的学生践习培养所获得的各项素质。经典文本阅读的个案法训练在此指向着人文主体自身素质的培养目标。

B、在更高层次上,具有人文价值意义性。在人文学科文本中必定蕴含着人文意义的境界——这不仅指那些文学艺术作品的意境,而且包括文史哲学术类著作那些枯燥的事实材料和抽象的思辨逻辑所透露出来的人文境界。作为人类文化精华代表形态之一的经典文本,通过个案性研读,所能学习的不仅是知识与观点,而且是支撑知识观点的思想框架与运思方法,以及在最深层面上人文主体的个性创造、意志决断与情感态度。

五、 课堂讨论与练习:

1、 名词解释

理解  移情  直觉  有意味的形式  智慧   描述  个案   经典 

2、简答

1)如何理解张载“大其心则能体天下之物”(《正蒙·大心篇》)中讲的“大心”?

2)谈谈在人文科学的理解中主体自我相反相成的两种运动。

3)科学思维的分析方法为什么不适合人文科学?

4)直觉具有什么特点?直觉为什么和审美紧密相关?

5)描述方法有哪些具体要求?

6)个案与例证有什么区别?

7)比较一下原理课教学与经典文本阅读两种学习方法各自的侧重点。

3、论述

1)结合下面的小故事谈谈直觉在科学研究中的重要作用。

德国化学家凯库勒是个勤学的人。有一天,他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一条蛇自己咬住了自己的尾巴,形成了一个圆环,这时他猛然醒来,回想刚才做的梦,立刻与他正在研究的苯分子的结构联想起来。经过仔细的研究与推敲,终于发现了苯分子的结构是圆环状的。

2)从中国思想中,找出你认为可以体现智慧的例证,并结合这些例证,谈谈人文智慧的特点

3)谈谈经典文本导读在大学人文学科教学中的意义。

六、课外阅读文献

1、(英)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蒋自强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8年。

2、张载:《正蒙》,载《张载集》,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

3、(英)克莱夫•贝尔:《艺术》,北京:中国文联联合出版公司,1984年。

4、慧能:《坛经校释》,郭朋校释,北京:中华书局,2004年。

5、(德)胡塞尔:《现象学的观念》,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年。

6、(美)布鲁姆:《西方正典》,南京:译林出版社,2005年。

7、牟宗三:《中西哲学会通十四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