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教案 > 第一章 人文学科的历史与现状  

 

第二节 近现代学科分化与自然科学范型的确立

 

一、教学目标

理解人文科学产生与发展的近现代学科知识背景,及其文化观念前提。

二、教学重点、难点以及对学生的要求

1.近代科学的起源及其文化观念前提。(熟悉)

2.以自然科学为范型的近现代科学—知识观。(掌握)

3.自然科学的知识范型地位及人文科学的回应。(掌握)

三、学时:学时

四、授课要点

(一)、近现代学科分化与科学的起源

1、社会历史背景

1)现代工商业的兴起与现代教育专业旨趣的下移

人文教育进入近现代世界之后,直接承继了古典教化传统中无实用技术意义,超然非功利,以及直指超脱谋生功用活动之上的完善人格教化内涵。但如前所述,由于古典奴隶制的脑体分工观念,将谋生功用活动与完善人性––人格分离为对立的两个领域并分属对立的社会阶层,因而重大地限定了技术教育。

资本主义工商业在欧洲的兴起,标明制造与交换产品业已成为社会活动的主流形态。古希腊罗马的政治伦理活动及中世纪政教合一的基督教信仰活动已不再是以城市为中心的近代社会基础。航海地理大发现所加速扩大的世界性市场交易,直接要求强化工场手工业所开端的分工,以更有效地提高生产效率,从而降低成本增强竞争力。(在柏拉图的理念论看来,亦步亦趋地对理念世界的摹仿制造活动是低下的,而现在制造活动转变成了社会主流,并进而取得“创造”的崇高地位,这应该说是对现实世界最大的肯定。同时,以货币为轴心的商品交换模式极大地冲击了古典人文主义的深度模式,世界化市场的形成使得交换从商品交换变成了“一切方面的交换”,一切独特之物都被货币交换平面化了。)

分工导致专业化,由此对教育提出了培养工商技术专才的要求。这一社会需求背景下,古典人文教育的全才性与伦理教化性已不再适宜于现实。由此开始了古典教育的解体历史过程,它包括着从古代贵族精英培养下移为社会教育、从伦理中心向科学知识与技术能力的教育目标推移、科目多重性质分化为单一性质专科等一系列改变。

2)、社会分化与现代学科分化的开始

古典人文教育的“科目”乃是高雅的“艺术”而尚非学科。“学科”(discipline)一词源自拉丁语的动词“discere(学习)和由此派生的名词“discipulus(学习者)。“学科”不仅已含知识学背景,而且以系统的知识与教学课程规划为基础,(否则只是个别的“讲座”)。这样的背景基础首次出现在中世纪,古典人文教育艺术被分化为人文类(文法、修辞、逻辑)和认知类(算术、几何、天文)不同的学科系统。这为其后兴起的大学(University)的系统专业教育提供了基础。大学诞生时虽仅分神学、法学与医学三系科,但其后的学科分化及其学术与教育保证,却正是由大学的体制提供的。“学科”概念在教育领域的确立,又以“科学”为依据对象。系统的知识与教学科目,其完善形态即科学。  

2、近代科学的起源及其文化观念前提

一方面,科学作为客观系统的原理性知识,是对实际功用眼界的突破与超越,它表现为亚理士多德所说的追究终极真理的“沉思”态度;另一方面,科学经由其实践运用环节––––技术,必然又与特定时代的社会功利需要相关联。近代以来科学的课题及其思路方向,越来越成为经济生产的功能性要素。“科学进展的背景就是一种倾向对科学要求日益加多的在扩大中的工业资本主义”。([]贝尔纳(J.D.Bernal):《历史上的科学》,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209页。)

近代科学的起源必须置于其母体欧洲历史背景下考察。除过社会(特别是经济)背景外,近代科学起源的观念性前提特别与当时统治欧洲的意识形态––––基督教文化有关。(观念史考察)

1)“人”与自然的分离以及“人”的自我中心化

A、“人”从将自己视为自然一部分(或将自然视为人的一部分)的关联状态中分离出来;

B、“人”面对自然万物时将自己主位––主体性化,而将自然客位––客体化。

这不仅仅是指人与外在自然界间的关系变迁,同时也意指人与其内在自然(本性)之间的裂变。人斩断了与自然秩序之间的一体性关联,从善好的终点变为无辜的起点。而这一转化分离,却是通过对古典细想资源的再阐释而激发出的结果。众所周知,人在自然界的优越地位在基督教思想中本有其资源(如上帝依照自己形象造人说,上帝委派人管理万物说等),但这在根本上受制于上帝而被抑制(谦卑信仰)均衡。近现代思想运动的方向是不断吸收上帝的全能全知而强化人的主体性,这一方向的极端是人对上帝至上地位的置换。科学近现代发展方向本质上是制造。不仅趋向于从局部到整体对自然再造仿制,亦即“克隆”(clone),而且发明创造出自然不曾有过的产品。当代科技推进到对包括人自身在内的自然生命也“克隆”乃至创新时,便鲜明地体现出人已取代上帝而成为“造物主”。从而自然地产生了笛卡尔经典的现代性主体命题:“我思,故我在”。

2)、从以理性论证信仰到对理性的信仰

西方思想史自亚里士多德以来就一直存续着一条理性主义的传统。理性不仅成为自然科学的基本工具能力之一,而且成为自然科学代表性气质。需要区分的是,与中世纪经院哲学以理性为工具论证信仰、服务于信仰相反,自然科学对理性的信赖演变成对理性本身的信仰。18世纪启蒙运动的中心与最高尺度即是理性。启蒙运动以社会思潮的方式把理性神圣化,意味着理性主义与科学虽然运用理性,有力地廓清了迷信,但却无法理性地反思理性本身。就这一点而言,怀特海在回顾近代科学起源时指出,科学对理性的这种非反思态度恰是非理性的。就此而言,如不采取像康德一样的批判态度对待理性,所谓理性的信仰极易蜕变为一种意义悖反的“理性迷信”。

3)、从彼岸世界转向此岸经验世界

文艺复兴对中世纪基督教统治的一个根本反拨,是从彼岸世界转向此岸经验世界。中世纪后期隐修院践行劳动与工艺技术的风气促成了这一转变。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古希腊自然观的复兴。从培根到洛克的近代经验派哲学成为这一方向的观念代表。经验派与理性派既对立又相互依存地构成科学的两翼方向。

4)、对自然秩序的信念

中世纪自然神学同时也是理性神学。自然神学把自然视为上帝的作品,因而其中包含着完美的秩序。理性认识通过对自然秩序的深入发现而惊赞上帝的万能,从而理性皈依信仰。近代科学虽然倒转了理性与信仰的神学主从关系,但却重要地接受了对自然秩序的信仰。从而,科学家如同探金矿者,怀着必会发现自然奥秘秩序的坚定信念而探索自然规律。这种对自然界必定存在着一个秩序(规律)的信念,是科学动力机制中必要的前提观念。

5)、精神与物质分离,以及自然的物质化

古希腊时代并不分离开精神与物质。包括东方在内的人类古代文化与思维特性之一,是万物有灵观念,古代人因而与自然神秘沟通,而未曾视自然为死寂之物。近现代主一客体分离所发展的一个方向,则是把精神意识专属人类,而视自然为无灵性精神的“物质”。包括生物有机体也可还原为物质。因而,物理学成为近代科学的典范学科。

(二)、以自然科学为范型的近现代科学观

1、自然科学范型

以物理学为先导与成功典范的近代自然科学,在1718世纪形成了关于科学知识及其研究态度的典范模式:

1)科学活动由研究主体与作为研究对象的客体构成。科学研究主体与研究对象分立并保持距离,研究主体不与研究对象发生情感或评价关系,仅仅客观地认识对象。未受主体干扰介入的客体自身的状况才是科学的对象。这种客观认识的态度也就是理性态度。

2)研究主体主动探索,作为研究对象的客体则是被动的。主客体双方在性质与地位上的区别,特别表现为自然客体在传统伦理学中不能单独构成伦理一方。古代人在巫术文化氛围笼罩下,对一块石或一只羊也怀有某种禁忌或猜测。保留此种传统的某些行业,甚至今日依然在宰牲口前须仪式性向对方请求谅解。在生态思想已经确立的当代,人对自然物(特别是自然生命)也不再视如无声死物率性处置。可见,这种将自然物客体化的态度,乃是现代性特有的现象,它特别与近现代科学有着深刻的渊源关联。

3)科学放弃了古代思维无所不包的终极真理抱负,而自限于有限的认识。康德哲学对以牛顿为代表的近代科学的一个总结原则是:科学及其理性放弃了古代思维对整体性对象的把握,而只从特定角度研究对象。例如,作为整体性太阳本身已不是科学直接研究的对象,但对不同角度的太阳––––朝阳、夕阳、日蚀、太阳黑子现象等研究,却汇聚向对太阳整体的认识。分析,是科学态度的开端。因而近代科学的主流具有还原论的倾向,即把宏观整体现象看作由其构成因素造成的结果。科学把整体看作部分的结合,因而对整体对象的分割,从宏观对象到原子、基本粒子的分解,不仅是一个追根溯源的深化本质认识的过程,而且这一分解还是无穷深入的过程。以上科学观,正是近现代学科分化愈来愈细密多样的一个根据。

4)自然物质对象从整体向构成单元的还原,包含着将构成客体的基本单元平均(标准)化的观念。现代熵(Entropy)理论将最大熵态视为均质态,并与死亡、寂灭联系,它仍保留了近代经典力学以来的无机物质基础构成观。正是这均质单元观,使之可以量化,从而为数学运用提供基础。是否运用数学,成为近代以来科学形态与科学水准的基本标志之一。

5)与将自然物质均质化相关,自然客体的个性与偶然性是次要的。均质的自然现象至少在类型抽象上是重复性的,从而才是有规律的。正因此,科学才可能不仅运用数学统计方式,而且可经由经验观察的重复叠合而有归纳法,并反过来以演绎法普适预见。

6)科学认识(知识)可积累:从少到多,从局部到完整。这一积累是永无止境的。因而,近代科学充满着进步的自信。近代科学这一信念既与前述对自然秩序的信念有关,又与现代性思维基本特性之一的直线发展、进步无穷的信仰观念直接相关。

2、自然科学范型的学科推广(什么是“社会科学”)

17世纪经典物理学的卓有成效的解释力与应验性,迅速转化为其后工业革命的巨大文明成果。由此树立的科学范型不仅为自然科学其他学科领域仿效推广,而且进入传统人文与社会领域,将用于自然物质对象的自然科学方法及观念转用于人类、首先是人类与自然叠合领域,如人的生理与心理。从18世纪洛克开始,就试图用自然科学方法建立一门心理科学。迄至19世纪,冯特(W.Wundt)建立第一个心理实验室,标志着从观念到技术方法,自然科学已扩展向心理这一人类攸关主体精神的敏感领域。

18世纪法国大革命后出现并普遍化的现代民族国家,对被管理对象的客观知识的需要,使从融合于传统价值信仰性哲学一神学中独立出来的政治科学与社会学成为必要。特别是资本主义工商业占据社会生活主流之后,了解并掌握经济活动客观规律的巨大社会要求催生了经济科学。此外,法国大革命为代表的近现代社会制度结构大变动,在古罗马法律传统的基础上,进一步产生了现代法学。人类社会领域亦即公共领域,因其形式化与规范化的结构性,因而具有接近自然物体的客观规定特性。社会领域中这些以自然科学为范型所建立的学科在19世纪形成社会科学这一大类。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是属人的社会客体,它不同于自然科学对象的自然客体。然而,社会科学在其客观规律知识论、理性概念系统与追求预见功能等方面,又与自然科学并无本质区别。例如,孔德最初称社会学为“社会的物理学”,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鼻祖威廉•配第将他的经济学视为一种“政治算术”。(熊彼特《经济分析史》)在这一基本点上,可以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统归于“科学”名下。

自然科学范型自19世纪以来持续地扩展向传统人文学领域。19世纪中期产生的人类学,其宗旨之一是超越学科分化而对“人”作整体的把握,因而被称作“人的科学”(The Science of Man)。但1501年德国学者洪德(M.Hundlt)最早命名“人类学”(Anthropology)时,却是指人体解剖和人的生理研究。现代人类学所包括的体质人类学、文化人类学、考古人类学及语言人类学四大分支学科,主要研究范式是将上述研究对象作为客位对象的客体做实证经验调查与分析、综合,因而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结合。尽管文化人类学自称多取文化主位研究法,即从被研究者角度看待被研究者的文化,但这并不影响人类学自然科学基本态度。此外,如同当代美国学者萨义德(E.W.Said)名著《东方学》所揭示的,伴随殖民主义兴起的西方学术对非现代化地区民俗、民族文化的人类学研究,不可避免地受制于殖民主义利益背景及其意识形态。而尤其复杂的是,从殖民主义意识形态需要对殖民地文化的扭曲,却是以科学研究的知识形态表述出来的。所谓无利益背景的纯粹、客观的科学观念,从而在根本上受到质疑。

五、课堂讨论与练习

1、名词解释

学科  自然科学范型   社会科学  

2、简答

1)请你谈谈对自然科学范型的理解。

2)有观点认为理性的神圣化使得理性自陷迷途,请你联系科学与理性的关系谈谈对这一观点的看法。

3)谈谈你对“克隆”的看法。

3、论述

1)试论述作为社会科学的心理学、人类学与我们学习的人文科学有什么不同?

2)试从思想文化史角度论述“人的自我中心化”对近代科学兴起的影响。

六、课外阅读文献

1、(英)怀特海:《科学与近代世界》,何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

2、(英)贝尔纳:《历史上的科学》,北京:科学出版社,1982年。

3、巴特菲尔德:《近代科学的起源》,张丽萍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88年。

4、(美)爱德文•阿瑟•伯特:《近代物理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徐向东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

5、(美)托马斯•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金吾伦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