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教案 > 第五章 人文社会观  

 

第三节 人文精神团契

 

(一)团契的现代演变

1、前现代社会形态与现代社会形态的代表:共同体与社会

德国社会学家斐迪南•滕尼斯(F.TÖnnies)的名著《共同体与社会》,对古代群体类型与现代群体类型的比较研究,具有深刻的现代性社会理论背景,与团契的论题有着密切的关联。

共同体是前现代社会形态的代表。共同体是依凭人种血缘、地缘与共同的巫术宗教文化传统所形成的社会有机体,包括家庭、邻里、村落和乡镇。作为有机体,共同体不是个人意志所能制造(既不能创造,也不能重建)的对象,而是漫长历史演化的产物。共同体是先于个人并塑造、规定个人的母体。个人从共同体中获得成员资格与角色位置,并形成相应的伦理行为观念,这些观念不是理性反思的产物,也不系于明文契约,而是习俗。

“社会”在此则是专指现代社会形态。社会是众多个人基于自身利益与意志愿望的统一需要而理性制造的对象。社会的建设是有目的的个人协商并契约化的行为。个人是社会的策动者,个人在社会中并不融合一体,而是保持自己的独立自主性,因而,社会是联合体。

2、现代社会团契的基础

滕尼斯社会观重申了现代社会学与政治学关于现代社会的若干特性:个人是社会的策动者,个人之间是竞争性的利害关系,因而人性恶的一面凸出。这些基本特性规定了现代社会团契的如下特性:现代社会中的个人根据自己的利益而组合团契:例如各类工会、阶级或阶层的政党、政府和国家;现代社会的团契均承担发挥着为社会所必需的功能,这些功能归根结蒂服务于各个人的利益,因而这些功能是,例如,工会的成立初衷和作用;社会团契是理性算计与理性交往、协商的单位。理性化与契约法律条文是现代团契自我约束与相互约束的必要条件。因而,法学、政治学、政治经济学等社会科学为现代团契的合理、正当、合法性提供论证。

(二)现代精神团契的困境与前景

1、现代社会运行结构与社团神圣失根造成的现代精神团契困境

现代团契的特性表明,个人的精神生活,特别是终极关怀不可能在现代团契中获得交流与满足。现代精神团契之困境,不仅在于一种挟仗权势的政教合一共同体已不再合法正当,而且以公共生活或共同体形态存在的精神生活也已失去其社会存在其础与条件。“一个基本的事实,即他注定要生活在一个既没有神,也

没有先知的时代,…… 我们这个时代,因为它所独有的理性化和理智化,最主要的是因为世界已经除魅,它的命运便是,那些终极的最高贵的价值,已从公共生活中消声匿迹,它们或者遁入神秘生活的超验领域,或者走进了个人之间直接的私人交往友爱之中。……”

2、个人对精神团契的依赖,要求现代精神团契具有人文性

现代人精神生活的正当形态及性质是人文性的(即使它可能表现为神性形式)。因而,我们必须探求现代社会中人文精神团契的已有形态及其发展前景。现代社会最大的精神团契仍然是传统宗教的教会,但它们不仅必须凭藉人文科学的现代性批判课题,而且被限定于非权力的多元对话规则中。离开上述限定,宗教团体组织就不仅会摧毁多元平等信仰格局、而要求一元信仰独尊的霸主地位,而且势必将精神信仰的追求扩张为世俗权力统治的政教合一,从而成为敌视与破坏现代社会文明的原教旨主义(fundamentalism)团契。现代社会中邪教滋生的可能性在于,巨大的自然灾变与人为祸患始终可能发生,并势必冲击人们知识学与伦理价值观的框架界限,由此所造成的个体无力自我把握与无所适从的人文自我意识危机,会导致人文主体性拱手让渡给邪恶主宰。

3、人文精神团契形态及其前景

“团契”,即精神性的团体(community),强调人文主体的精神契合特性,区别于由历史或社会结构所决定的社区、共同体或一般性团体。所谓“团契”,是一个源于拉丁词K0inonia的宗教术语,它意指有“同一的心、共一的灵”,而可以在根本生活态度上彼此认同、相互激励的精神团体。人文精神团契的现代特性在于,它是基于现代自由的个人主体性选择与创造的结果。人文精神团契之所以称之为精神团契,在于这类团契赖以维系的团契意向具有超越现状的人文理想主义精神。

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与自由闲暇时间的增多,以及随着交往条件的改善与提高,特别是国际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已使网上的联谊结社成为现实,使得人文精神团契的发展具备了一定的条件。

五、课堂讨论与练习

1、名词解释

人文社会观   共同体   团契  

2、简答

1)简述人文科学与社会科学“社会”观的联系与区分。

2)全球范围内的思乡社会思潮运动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3)现代精神团契的人文性如何得以表现?

 3、论述

1)结合本土传统文化、自然文化、个体生存经验等方面的变化说明,“全球化”对人文“社会”观念的影响。

2)全球化背景下,“无家可归”的家园困境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试以阐释。

3)马克斯•韦伯关于现代社会精神基本状况的分析有一句话“我们这个时代,因为它所独有的理性化和理智化,最主要的是因为世界已经除魅,它的命运便是,那些终极的最高贵的价值,已从公共生活中消声匿迹”。请结合所学内容理解人文精神团契的困境与前景。

六、课外阅读文献

1、(日)今道友信:《关于爱》,徐培、王洪波译,北京:三联书店,1987年。

2、(美)罗兰•罗伯森:《全球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

3、(德)海德格尔:《海德格尔选集》,孙周兴选编,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6年。

4、(德)滕尼斯:《共同体与社会》,林荣远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99年。

5、(德)M.韦伯:《学术与政治》,冯克利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

6、 俞可平:《社群主义》,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