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课程资源 > 学生论文  

 

人文学科与人文科学

 

人文学科与人文科学

张 俊

(陕西师范大学 文学院,陕西 西安 710062

摘 要:唯科学主义的扩张给人文学科带来了灾难性影响。于是,人文学者为捍卫人文学科的独立性,拒斥以自然科学为范型建立的“人文科学”,号召以人文学科一词代替臭名昭著的“人文科学”。这体现了人文学者的学术自觉性和使命感。但这却往往陷入人文与科学二元对立的困境中。同时,这种提法,完全忽略了真正人文科学作为一种理论形态存在的现实事实。人文科学与人文学科,实质是两个不同的论域。真正的人文科学,一方面既严厉地批判唯科学主义,另一方面其最高使命却恰是和自然科学走向同一。     

关键词:人文学科 人文科学 人文 科学 唯科学主义

2004年3月又见曹文彪教授发表大作《人文学科:从学术到科学》(《东南学术》2004年第2期)1 ,表达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对人文学科美好而忠诚的期待。通观其全文,他有一个基本的忧虑主题,即对人文主体性在近现代的迷失的不安和焦虑。他把人文主体性的失落,归结为是人文学科在唯科学主义的强制性力量改写下的必然结果。这种结果,具体体现为:人文学者的职业化、专业化;人文学科的技术化、工业化;人文学科研究方法的客观化、操作化;人文学科教学的机械化、非审美化;等等。所以,曹教授勇敢地站出来批评那些要把人文学科“提升”为“人文科学”的现象,呼吁以“人文学科”的名称取代现今十分流行的“人文科学”的名称。在这点上,曹教授无疑是正确的,而且其行为有不可低估的现实价值。我们返观中国百余年来的学术思想史,最初由民族危亡的现实问题导致的科学救国主张的产生,这不仅成为中国现代学术发生的契因,也是支配中国现代学术最有力的方向。随着从器物、制度向文化深层的推移,20世纪初国人的科学观念,已不止于形下层面,而明确地被尊奉为普遍有效的方法论和使人自由的价值论(五?四时期)。从而,唯科学主义(scientism)作为文化哲学思潮,其本身已具有了人文功能意向。这一文化哲学思潮后终泛滥而为僭越人文价值本体的权威意识形态,而形上超越性的人文精神及其学术形态人文学科则被挤压到了边缘 。故曹教授立论呼吁人文学科的独立,本质是对科学独断论的反抗和对专制意识形态的解魅(disenchantment)。这不仅表达了正确的学术见解,也体现了一个人文学者的学术自觉性和使命感。

但不得不指出的是,从人文立场对唯科学主义的系统反思在西方19世纪已全面展开 ,在中国,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引入“人文学科”(the humanities)概念之后,类似的反思也相继展开 。当时国内学者们都犯了一个偏至的错误,即在倡导人文学科的独立时,把人文学科推到了自然科学的对立面。这种简单的二元思维模式把人文学科与自然科学作漫画式的对置处理,人文价值的超越性诉求仍然是得不到保障。同时这种批判性反思也完全忽略了国际学术界“人文学科”(the humanities)与“人文科学”(the human science)并行不悖的事实。这又引发了九十年代前沿学者们的反思。但是直到如今,由于这种反思的成果,即真正的人文科学(非把人文学科看作科学的“人文科学”)理论还未被学术界普遍地了解,以至于现在许多学者的认识仍旧停留在十余年前 ,曹文彪教授要以人文学科完全取代人文科学便是一个实例。

“人文学科”(the humanities)与“人文科学”(the human science),其实是两个不同的论域。从现代意义上讲,前者归属于教育学教学科目分类,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科目分类并列构成现代教育学科目体系的三大版块;后者则是从哲学高度对包括人文主义(人文精神)与人文学科在内的人文活动原理的系统研究理论,它强调各门学科知识有一个更高(价值论和方法论)的统一性原理。二者之间存在对立统一、不即不离的张力关系。后者不能取代前者,譬如人文学科的践履性与具体性、个别性在根本上无法被某种抽象的概念理论体系概括。相反后者必须依托于人文学科教育形态,并在此基础上抽象出不脱离人文经验的原理形态,从而反过来为人文学科提供统摄性理据。下面就就这两个论域(或概念)作一些简要陈述和分析。

1.人文学科及其历史演变

15世纪文艺复兴时的人文学科(studia humanitatis)一词源出古罗马政治家、演说家西塞罗(M. T. Cicero, -106—-43)在论述理想的辩论家时所提出的humanitas学说。拉丁文humanitas有“人情”、“人性”之意,西塞罗用以指一种教育大纲。而humanitas这个词又源于希腊词παιδια(paideia)。paideia则来自希腊词παι?(pais),即“儿童”,它所衍生的拉丁词pasco,意指牧养,使之成长,它成为教育学pedagogy 等词的词源。Paideia是对儿童的开化、教化、教育,古希腊罗马人用这个词标识“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区别,进而使这个词代表人性教化的观念 。但须注意,古希腊罗马的“人”指的是自由民和贵族,所以paideia是对这些人而言的。当时规定培养这些人的自由人性的内容就是“七艺” ,即“七种自由的艺术”(Septem artes liberals)。按波埃修得分类“七艺”又分为“三科”(trivium)——语法、逻辑、修辞;四艺(quadrium)——几何、代数、天文学、音乐。这时所谓“七艺”并非近代以来的“科目”或“学科”(discipline),而是“艺术”(art)——古希腊罗马意义的技术与艺术不分的“艺术”。

后来古罗马的这种教育制度在中世纪得到继承,尤其是在8世纪卡洛林文化复兴之后,它成为教育的基础课程。12世纪,随着中世纪大学的兴起 ,它又成为艺学院的主要课程。与此同时大学神学、法学与医学的系科划分又为古典人文学科的分化提供了范型和基础。当然中世纪知识学科化和系统化,最根本的原因是各类知识的迅速增长。13世纪时,庞杂的知识系统已发展为神学、罗马法、宗教法规、医学、数学、天文学、占星学、逻辑学、自然哲学、语法和修辞学等专门学科。到了15世纪90年代,被历史学家称为“人文学科”的五大学科——语法、修辞、诗学、历史学、伦理学,不但在佛罗伦萨与传统的医、法等科目明确分离,而且还获得了较高的地位和特定的含义 。近代意义的学科(discipline)正式形成 。

17至18世纪,以牛顿力学为范型的近代自然科学体系确立后,开始向人文学科领域扩张——这个过程实质是享有文化制导权的唯科学主义诞生的过程。终于在19世纪产生了大多数的以自然科学为范型的社会科学。为了使自然科学原则更普遍地适用于人文学科,人被尽量客体化(实证主义)、手段化(实用主义)、非心理化和操作化(行为主义和操作主义)、结构化(结构主义)——这便是从孔德到斯金纳的将人文学科自然科学化的潮流 。在唯科学主义的强势扩张下,人文学科被逼入文学、艺术和教育学的最后堡垒中,而就是这些学科,也同样受到唯科学主义的侵扰。所以学者们才不断地奋臂挥戈捍卫人文学科独立性,要把作为通识教育(general education)和“自由之艺”(liberal arts)的人文学科从科学的专制话语法权下解救出来。 但是,单靠来自人文学科自身的力量,即使人文学科可以从科学横扫一切的野火中解救出来,它也必将成为一个面目全非的人文学科,其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界限也必难以划定。但关于人文学科的诸多界定、判断,却有望在统一、成熟的人文科学原理中找到相应的依据。

2、人文科学与科学

人文科学一个基本的历史使命是赋予人文主义与人文学科纷繁的历史经验形态以原理的统一性,使之在更为深刻与普遍的系统关联中获得准确定位。尽管它叫“科学”,在其理论体系建构中也无法避免自然—社会科学式概念逻辑的僵硬框架,但它仍不可能以物理学或数学式的抽象化与形式化形态概括人文学科(以及人文主义)的原理。换句话说,人文科学,是不脱离人文经验的人文理念 。其对象是主体性的人,而不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视野中的客体化的人。其方法观以理解、直觉、智慧、描述和个案性等为代表性形态,这可与自然科学式的实验观察、定量分析等方法形成鲜明对照 。

但要理解人文科学,我们还必须回到辞源学和语义学的分析上。我们平时接触较多的是英文的“The Human Science”(人文科学),它采用了“The Social Science”(社会科学)和“The Natural Science”(自然科学)相同的构词法。这容易使人产生误解,把它与被唯科学主义改写成“人文科学”的人文学科等量齐观。倒是德文的“人文科学”(Geisteswissenschaften)一词比较能够反映它的真实含义。因为古代广义的“科学”的语义和语用,在德文的“科学”(Wissenschaften)一词中有较完整的保留。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意大利语中。意大利语“科学”(scienza)一词即直接源出拉丁词“scientia”。而scientia(科学),按经院学专家T.吉尔比的说法,其古代意义“是一种理论气质,一种从前提得出结论并达到其真的习性。” 刘小枫解释说,若还原其初始含义,就是旨在讨论中通过辩驳、区分、归纳引出的某种确然的知识。科学的性质中必然包含一些可形式化的法则,如求知的意向、怀疑、辩难和求证等 。这就难怪中世纪几乎所有的系统知识都可划入科学,甚至包括神学也是一门科学 。这种广义“科学”的思想渊源甚至可远追至古希腊的“哲学”(philosopia)——“爱智”那里,尤其是在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体系中有集中体现。而近代奠基于经验观察的自然科学,实不过是科学的一个分支部门。只是由于自然科学取得话语霸权之后,作为自然科学的狭义科学概念才僭越、并在人们日常用语中取代了广义(原始)科学概念,最后竟以这个狭义概念来改写各门学科(知识体系),演变出一种我们称为“唯科学主义”的文化形态。所以从辞源学角度考察,“人文科学”一词并不归属于自然科学为范型的类型,其天生就与社会科学是不同类的另一种科学。故因为畏惧唯科学主义的扩张而拒不承认人文科学,可谓是因噎废食了。

人文科学不仅不是唯科学主义的产物,反而是批判唯科学主义最犀利的理论武器。人文科学对人文主体价值意义的追求及其理论探索,实际上就是源于对唯科学主义将主体客体化的反拨。所以人文科学,一开始便是作为唯科学主义的对立面而存在的。它是对唯科学主义以客体吞噬主体、技术吞噬审美、机械吞噬生命的文化哲学思潮的理论克服。故而重建与维护人文主体意义是其与生俱来的尊贵使命。

由于人文科学之“科学”乃广义科学概念,这决定了它对自然科学本身,除了人文精神方面的价值批判外,还具有将自然科学(注意科学甚至科学主义并不等于作为扩张性、支配性的专制意识形态的唯科学主义)作为人生经验知识的依赖性。诚如尤西林先生指出:“人文科学批判唯科学主义所造成的人与社会发展的片面化乃至从人伦到自然生态的危机,同时,揭示科技活动所深层依赖的人文价值动机系统与科学精神的人文性质,以及人文素质又如何凭籍科学技术活动辨证与历史地发展生成。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是在现代化历史条件下分檗出来的对立统一矛盾体,二者在当代科技与人文形势下已经趋于互相渗透与依赖。” 而这两门科学的发展趋向,将最终向同一性接近,这便是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寓言的:“自然科学往后将包括关于人的科学,正像人的科学包括自然科学一样,这将是同一门科学。” 这也是人文科学最高的使命。否则人文科学将很可能永远停滞在与自然科学的对立状态中,把科学本身的价值阻拒在人文意义世界的大门外,从而最终将人的价值整体性也否定掉。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大陆教育界出版了三种人文科学概论性著作,其学术旨趣迥异,正好为今天探讨的课题提供了几种不同类型的理解范型。第一部书是2002年6月刘鸿武先生的《人文科学引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此书宣称:“人文科学是科学。科学者,在一般的意义上总是要以理性、理智、规范和逻辑为基础,人文科学当然也离不开这些科学的基本品质。在人文科学的研究过程中,无论是哲学、历史学、文学还是艺术学、美学、宗教,都离不开人类理性的运用,离不开规范的逻辑演绎、归纳、推导,否则人文科学就成为不可理喻的纯个人臆想。” 他讲的“人文科学”,其实是人文学科,这是典型的唯科学主义影响下的学术产物,曹文彪教授批评的正是这种类型。第二部书是2002年7月叶孟理和李锐先生主编的《人文科学概论》(南京大学出版社)。李锐先生在该书开篇即为科学正了名,恢复了中世纪“科学”(scientia)的广义概念,但他仍是在“学科”意义上使用这个词的 。这种作法,客观上外在地消除了自然科学范型对人文学科的规导影响,化解了人文与科学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但这却表现了对既有错误概念的消极纵容态度,更致命的是,使用这个概念时无形中将真正人文科学排挤掉了。第三部书是2002年12月尤西林先生《人文科学导论》(高等教育出版社)。此书严格区分了人文学科与人文科学的界限,并试图在狄尔泰“人文科学”(Geisteswissenschaften)的概念上建立统一、系统的人文科学体系。这是他二十年来思想的结晶,也是现今汉语学术界(至少)所见人文科学原理最完整的理论体系。

 

The Humanities and the Human Science:A Response to Prof. Wenbiao Cao

Zhang Jun

(College of Literature, ShaanXi Normal University,Xi’an 710062, Shaanxi,China)

Abstract: The expansion of scientism has imposed dramatic influence on the humanities. So the human scholars called out that we would use the word the humanities instead of ‘the human science’, for defending for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humanities, and rejected ‘the human science’ which was built in the model of nature science. This expressed the author as a human scholar’s scholastic consciousness and the sense of mission. But this often fell into the dilemma of the dualistic contradiction between human and science. At the same time, the viewpoint neglected the fact the real human science exited as a kind of theory. The human science and the humanities, are naturally different fields. On one hand, the real human science, criticizes severely scientism; on the other hand, its highest goal is walking with the nature science toward the whole one.

Key Words: the humanities; the human science; human; science; scient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