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课程资源 > 学生论文  

 

读先于书

 

“读”先于书

李河成

(陕西师范大学 文学院,陕西 西安 710062

除去柏拉图清洗、选择诗歌的教化设计;不论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法政策略;无论“十七老明经,七十少进士”的士阶选拔……读书的意义即见显然。

读书在书,可以明知、致思;读书更在读,在怡神、养性。

读书过程中,读是先于书的。阅读即是一种仪式。古有焚香、斋戒、拜孔子等等,仪式未尽,信仰先行。书即为预订的仰畏价值,以教人敬其字纸。读在养性,在一种境界。这些都是在读的日常生活中修养出来的。阅读即是一种功夫。礼乐文化的进退趋行;《庄子》寓言中庖丁解牛式的养生之技/道;1 如书之阅读,都在由“肉”翻身体知功夫而致的人生境界。隋唐科举制度而降,学优致仕使读书成为必然坦途,五经之书为官定教本,由此却培养了除去文员以外的百科全才,即可说明五经之书在阅读中的操演作用。射御书数礼乐之六艺是为百科之名,但却远超离了军事、算术等工具意义,而达到人性操演的立美效应,由此成为人性训练的极度范本。故而我们认为读书并非在于分清文科、理科,压缩理科或文科学科的比例设置,而重要的是在分清文理之工具实用含义之上的人文价值之训练。重视“读”的文化价值。

“读”是一种征圣宗经的符号,在多媒体介时代,读书变为读屏;文字变成图像;印刷业变为影视业……“读”之前,文本已遭受剪辑:改变的是内涵,影响的是趣味;“读”之中,阅读之孤独的深潜已被“碎读”2 削平;“读”之后,接受的深度模式已被匆忙和耽溺的速读继续…… 3新媒介时代“读”已变得没有边界和不讲仪则,读已经蜕变成浏览的恶闲。

有人说“关掉电视,打开生活!多读些书,少看些电视!”(Turn off TV,Turn on Life! More Reading, Less TV!)”。固然逆时代风向,但却见出“读”的意义。

1参见李壮鹰:《谈谈庄子的“道进乎技”》,《学术月刊》2003年第三期;杨儒宾:《技艺与道——道家的思考》,《原道》2007年00期。

2“碎读”(staccato)状态:“我再也读不了《战争与和平》了。我失去了这个本事。即便是一篇blog,哪怕超过了三、四段,也难以下咽。我瞅一眼就跑。”参见Nicholas Carr, Is Google Making Us Stupid?", http://www.theatlantic.com/doc/200807/google.译文见康慨:《Google是否让我们越变越傻》,《中华读书报》2008年6月25日。

3 赵勇:《媒介文化语境中的文学阅读》,《中国社会科学》2008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