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课程资源 > 学生论文  

 

大学精神和边缘情感

 

大学精神和边缘情感

陈萍

(陕西师范大学 文学院,陕西 西安 710062

摘 要:大学精神是大学文化的核心部分。大学精神以其独特的人文理念和内涵,影响了一代代大学生的人格。但是在当代大学的发展现实中,大学精神和大学生的价值观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大学精神出现了边缘化的倾向,当代大学生的价值理念也随之产生了相应的变化。     

关键词:大学精神 大学理念 边缘情感

大学精神是大学得以存在,发展的信仰支撑和道德策源。一所大学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普遍认可,除了其本身培养的对社会和人类发展做出贡献的优秀人才外,另外重要的一点,是大学本身孕育的一批批身肩人文关怀的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从而对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道德行为产生深刻影响的推动者和变革者。大学精神是大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外在实践和内在修养两个方面镌刻着学人的成长。大学的“大”,大在大胸怀、大眼光的培养方向上;大学生之“大”,当在养成大人格、大追求的精神气度上。大学精神正是两者之“大”成就的必要。

.大学精神

首先有必要对“大学精神”这一概念进行梳理。对大学精神问题的探讨是高等教育理论研究的问题之一,有关大学精神的著作和论文也不少见,但大都没有给大学精神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同时,也有一些学者尝试给大学精神以界定。如李辉、钟明华认为:大学精神“应该是大学自身存在和发展中形成的具有独特气质的精神形式和文明成果;它是科学精神的时代标志和具体凝聚;它是整个人类社会文明的高级形式。”[]王冀生把大学精神定义为:“大学精神,是一种科学理论,它是建立在对办学规律和时代特征深刻认识的基础之上的。”[]刘亚敏则把大学精神界定为:“大学精神是在某种大学理念的支配下,经过所在大学人的努力,长期积淀而成的稳定的、共同的追求、理想和信念,它是大学生命力的源,是大学文化的精髓和核心之所在,是对大学的生存起决定性作用的思想导向。”[]可见,大家对大学精神的理解是不同的。

大学精神是在大学的发展过程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经过长期的历史积淀,有着稳定而丰富的内涵,它体现了大学人对大学的价值和生存意义的关怀,同时又以价值观念和行为规范的形式约束着大学的行为,显示着大学不同于其他机构的气质特征。由此可见,大学精神并不是一个僵死固定的专有名词,而是一个内涵稳定、外延模糊、蕴涵极为深广的概念。正是由于它外延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才使得它本身具有无限的发展可能性,从而也才使人们对大学精神具体包含哪些内容见智见仁。例如创新精神、自由精神、人文精神、团契精神以及对真理的追求等等。但无论如何,大学精神对学人的影响如同泥丸走盘一样,大学精神的核心理念始终是学人坚持的根本和底线。大学精神的核心便是对大学理念的坚持。

.大学理念

大学理念是大学精神的核心。从基督教创办大学的时期开始,大学便成为精神信仰的新承担者。基督教的宗教信仰转化为大学的人文精神。大学在进行知识文化的传播时,同时也成为人文精神和人文教育培养的基地。而人文精神与人文教育则是大学理念的基本内涵。

人文精神是对人文主体性的培养,这是大学理念之一。大学的产生是中世纪行会和现代性社会功能分化的结果。可以说,大学产生之初,是为了培养专门的行会技术人才。但是经院哲学对后来大学对学术信仰的态度和辩论中趋向真理的学术风气奠定了基础。对学术,真理和终极价值的追求与捍卫成为人文精神的重中之重。大学培养的应是具有人文精神的知识分子,在追求具体的操作的涵义之外,更应该寻求超越涵义之外的终极价值与意义。意义不同于涵义,是对最终存在根据和理由的寻求。涵义是具体的,功利的;意义则是非实在的实在感,超功利的。人文精神的培养旨在超越具体、功利层面的涵义,追求非实在的实在感,即意义,给予现实以终极信仰。使人们能在繁忙和劳顿之后,在精神上有所皈依。人文精神要求知识分子能够超越现实层面的利益立场,从更高的人类社会整体和价值意义角度去审视,去思考,去身体力行。

人文教育是大学理念的另外一个方面,是实现人文精神培养的途径。同时,人文教育本身充满了人文精神,深刻浸染了知识分子的人格。关于人文教育,不妨从东西方文化的源头各自追溯。在西方,古希腊学习教育的“七艺”,其目的在于对城邦优秀公民和健全人格的培养(尤其是古希腊教育中对体育和音乐的重视,几乎在每位哲学家的论著中皆有提及。体育对健康体魄和个人意志的锻炼;音乐对性情的陶冶和身心和谐的作用);在中国,从先秦时期起,对士君子进行人格塑造的“六艺”(《论语》中提出的对士君子的定位,譬如“君子不器”;“君子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以及“士志于道”)。古希腊“七艺”造就了西方理性主义的源头,西方文化中对真善美的追求就源于这种先进的人文教育理念;先秦“六艺”则主要从道德修养和内在人格的协调方面,深刻影响了中国思想文化重伦理道德培养和实践的方面。与现在社会行业分工带来的专业细化和职业教育中单向度的教育模式的现状相比,古希腊的人文教育给现代大学带来了许多启示。现代大学中层出不群的选修课,就是想从某种意义上对教育的单一予以丰富和补充。人文教育的目的:一方面是对大学教育的专业教育中局限涵义,缺乏意义的现实状况,提供信仰的空间;另一方面是对大学的主体即大学生的人文主体性进行教化。培养他们对真善美的热爱和坚持,对真正知识分子的理解,对社会弱势群体和边缘文化的怜悯同情之心,对社会道义的实现不容推卸的责任。

.边缘情感

在这里提到“边缘情感”是指在现代的情境下,大学的大学精神,人文理念正在由传统的中心地带滑向边缘的现实倾向。意义的缺失和虚无导致了价值体系和信仰空间的危机,大学精神与人文理念在商品经济和社会功利思潮的冲击下,不断溃败。意义理论的根基正在遭遇某种程度的颠覆与重写。大学精神作为大学文化的核心部分,面临着工具理性和当下价值观的考验。大学精神的淡薄,人文理念的消褪,终极价值的解构,使得大学精神在许多学子心目中以一种“边缘情感”的形式出现。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价值信仰的边缘。大学精神在大学生心中的价值份量开始削弱,工具理性驾驭了价值理性,成为学子重要的价值取向和行事坐标。大学精神提倡的自由创新,关注社会,追求真理的人文精神,正在被工具性带来的直接功利目标的一味追求所代替。孔子教育学生“志于道”、“志于仁”。孔子认为“仁”即“爱人”,它的核心是强调人与人之间要有爱心、同情心,同时奉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恕道原则为人际交往的标尺。孔子强调“君子不器”,即君子不能将自己降低为谋生工具,在孔子为代表的传统儒家看来,士君子应当担当起道义的传承和发扬,以“道”为最终的信仰皈依,这是一个士君子本有的职责。因而中国思想史上便有了“道统”和“势统”的重要区分。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价值维度,曾经激励了宋明几代学人以此为目标,修身养性,治国平天下。这样的价值理念,在现实社会残酷的竞争压力面前让步。大学教育成为找到一份如愿以偿好工作的敲门砖。现实的生存和形上的追求相冲突,在生存面前,理想和意义成为空谈。当下虚无的价值倾向,对终极价值和形上意义的嘲弄,也导致大学精神体系的坍塌。活在当下,活在具体的现实,不问人生意义和价值追求的思想潮流在大学校园里无处不在。游戏人生、游戏爱情的生活泛滥若洪流;校园文化缺少内涵,毫无内容的活动比比皆是;形式主义的道德提倡和社会实践也屡盛不衰。凡此种种都向人们昭示着一个清楚的现实,即大学精神的价值危机需要匡扶的迫切需要。大学是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良好的大学氛围和健全的大学精神对大学生的灵魂镌刻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在这个阶段,大学生的人格得以完善,并有可能确立一生对他们行之有效的价值观。好的价值观无论对个人还是对一个民族来讲,其作用都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对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振兴的后备力量,并最终会成为社会中坚力量的大学生来讲,如果没有值得深深信仰的价值观,没有对真善美的追求,没有深切的人文关怀,这样的民族有没有希望则当另以论之。

().自由精神的边缘。个性是最高的人文主体性,是不同于他人的价值尺度。自由则是个性最高的价值所在。大学精神的重要内涵之一便是自由精神的体现。自由精神在大学文化中的体现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对学术自由的提倡;二是对个性自由的关注。自由是学术创新和发展的前提条件,因循守旧固步自封,只能活在前人的文化成果中,无所发展。学术的自由,是学术繁荣和学术进步的基本保证。北大著名校长蔡元培先生当初提倡的“兼容并包”思想,是北大成为中西古今文化信息汇聚地的重要因素,也因此成就了北大一批批学贯古今中西的学人,对中国思想文化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个性的自由,是指知识分子应独立思考,不为制度、教条、权威和其他因素而禁锢,保持一个自由的思想和灵魂,敢于公开运用自己的理性,为他者言、为社会言,为天下言。但如今在高校中,这两方面的自由都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限制。学术的自由固然在提倡,但是各种制度限制了学术自由的发展空间和尺度。教师要凭靠论文与专著晋职,学生要选修一系列规定的选修课才能顺利毕业。在此种情形下,学术的自由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人们不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去对待学术的研究,关心的是发表多少论文或者选修了多少学分。学术的研究已经不成为一种兴趣,而成为达到目的的手段或途径。这就导致了学术研究中浮躁,粗糙,浅薄和弄虚作假行为的出现。而对当代大学生来讲,“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成为心照不宣的行为法则,一切只不过是指向最后的文凭和毕业证书。同时,自由个性也是同样的情形。个性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词语,个性也成为学习生活奉行的法则。但拥有了个性的法则,却不意味着拥有个性的最高价值,即自由。校园里敷炎趋势,盲目信从,人云亦云风气的盛行,社会上明哲保身、惧怕判断、中庸人际原则的畅行,都导致了自由思想的边缘。大学作为自由精神的化身,应该从自身反省这两方面存在的问题。

().人文关怀的边缘。“作为巨擘、大师,绝不只具有形而下的“技”与“术”,也绝不只具有形而上的“论”与“著”,而是一些同时具有博大的人文关注与社会良知的人,这是巨擘大师之所以“巨”与“大”的原动力和不可或缺的构成要素。人格精神与内在理念是其端赖的灵性基础”。[]大学的重要意义在于不仅给社会提供技术要求的专门人才,更在于培养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不是关注于自己的一私之利,不是在最基础的生存层面挣扎,而是在一个形而上的层面关注更多人的生存,“深切关怀一切有关公共利益之事;将公共利益视为自身之事;将政治、社会问题视为道德问题;有一种义务感,不顾一切代价追求终极结论;深信现状事物需作改变”。大学不仅要教给学生一定的“技”与“术”,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人文理念和关怀。而后者真是真正的大学精神传承和延续的不懈努力。现代社会,人们的价值观也发生了重大的改变,责任伦理和信念伦理都在消褪。人们关注的往往是自己为中心的生活,利益原则下无视他人的存在和价值。当代大学生普遍出现的责任意识淡薄,利益原则至上以及无视他人存在的现象非常之多。对边缘人群和弱势群体的概念相当模糊,缺乏深度。同时不能给予正确的理解和关怀。象牙塔的生活,一方面使大学生能够有一个相对安静和单纯的环境,远离嘈杂纷乱的社会和人事,学习文化知识,并在大学特有的文化氛围中,感受大师的魅力、大学的气魄和校园的文化氛围,陶冶情操,塑造健全人格;一方面,受制于大学的文化和空间限制,大学生的生活经历和人生阅历稍显单薄。对很多社会现象和不公正待遇缺乏认识和思考的深度。这就造成了大学生对一部分真正需要关怀的人群,情感冷漠。他们满足于自己的现状,不能反省社会中存在的问题,缺乏人性关怀,终不能成为合格的知识分子。

大学精神以丰富的内涵浸润着学人的成长,现时代大学精神和人文理念所受的冲击,应该给予相应的重视。

【参考文献】

[1] 尤西林.人文科学导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12

[2] 余英时.士与中国文化[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

[3] 金子强,高旗.大学亚文化———独立的人文价值理念[J]云南高教研究,1999.327

[4]吴继红.当代大学精神浅议[J]中国校外教育,2007.4

[5]刘保存.何谓大学精神[J]高教探索,2001.3

[6]赵海信.论中国的大学精神[J]理论月刊,2007.9

.

University spirit and the edge of emotion

ChenPing

 (College Of Literature;Shannxi Normal Unniversity;xian710062 )

Abstract:The university spirit is the university culture hard core. The university spirit by its unique humanities idea and the connotation, has affected a generation of university student's personality. But in the contemporary university's development reality, the university spirit and university student's values has had the very big transformation. The university spirit presented the marginalization tendency, the contemporary university student's value idea has also had the corresponding change along with it.

Key words: University spirit;University idea; the edge of emotion